达赖喇嘛尊者在菩提迦耶為一座泰国寺庙达赖喇嘛尊者在菩提迦耶的一座泰国寺庙.照片:(达赖喇嘛网站)

国际新闻
Typography

『国际西藏邮报2018年1月27日达兰萨拉报导』2018年1月25日,达赖喇嘛尊者在菩提迦耶為一座泰国寺庙开光时表示,「我们可以再次派出年轻的僧侣,并欢迎泰国僧侣来到我们的寺院。藏人可以学习泰语,泰国人可以学习藏语。有些佛法教义仅存在于巴利文和梵语传统中,所以应该彼此学习与交换经验。我们之间需要更密切的关係,共同努力呈现21世纪的佛教。」

达赖喇嘛尊者在為新落成泰国佛教寺庙开光前,与7000多名比哈尔当地学生讲话。这次活动是尊者一位老朋友瓦伦蒂诺.贾科曼(Valentino Giacomin)透过艾丽斯计划(Alice Project)邀请,向学生发表讲话。艾丽斯计划是义大利人受到达赖喇嘛啟发后创立的教育基金会。

尊者受邀在活动上推荐发表贾科曼教授最新的书《普世伦理》。贾科曼接著致欢迎词,他解释在30多年前于达兰萨拉拜会过尊者。而尊者当时告诉他说,如果他能继续在印度的教育工作,将是非常好的事。因此,1994年在鹿野苑创立艾丽斯计划,成立一所跨文化和宗教、永续教育和平文化的学校,之后在菩提迦耶和阿鲁纳恰尔邦建立分支机构。

尊者接著向观眾发言说:「能够来到这裡、感到非常荣幸,很高兴看到这麼多、年轻一代学子,还有一直致力实现我们教育目标的义大利老友。时间总是不停地向前推进,永远不会停滞不前。过去的,剩下的只是记忆,未来还没有到来,给了我们创造一个更美好世界的机会。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代表了未来。所以创造一个更美好世界,就落在你们的肩膀上、在你的手中。」

「教育是一个关键因素,教育可以提高我们思考和分析事情发生的能力。虽然,我们大家都不想要问题,但我们却面临许多问题,其中许多就是我们自己创造的。我们现行的教育制度,不足以保障个人、家庭和社会的快乐;这是我们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由于我们现有的教育制度,朝向唯物主义的目标发展,而人类想要的快乐则取决于平静的心灵,我们应该认真思考如何基于世俗基础,把内在价值观纳入我们的教育。现在,我致力于振兴印度古代有关心灵和情绪运作的知识。我们需要从严格的世俗观点,更好地理解如何透过推理和分析来对治我们的负面情绪。」尊者说,「你们年轻的学生,不应该只接受老师所教导的,应该思考、分析与探究其背后的原因,并将其与其他观点进行比较。这就是在比哈尔邦盛行的伟大那烂陀精神。想想如何一切的发生都依赖于他因缘。正如我所说,未来掌握在你们的手中。年轻人有机会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但是你们必须付出努力。我可能无法活到看著美好的发生,但是如果你们朝向这个目标前进,在二、三十年的时间裡,世界将变得更加和平。教育是一个关键因素,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更加关注处理我们令人不安的情绪。如此,便需要採取与我们保护身体健康的卫生相应的情绪卫生。」

离开金刚座,尊者前往泰国巴拉特协会旺巴菩提迦耶瓦纳朗(Wat Pa Buddhagaya Vanaram)寺,受到普拉.博迪西南达穆尼(Phra Bhodhinandhamunee)法师和加玛法师(Ratneswar Chakma)热诚欢迎。

尊者一开始便提到,歷史上巴利传统直接来自佛陀的第一次教导,使其追随者成為最高层弟子。「我非常尊重我们所有的佛法传播,如同我尊重有神论和无神论的宗教传统一样,因為人类从中受益。今天,即使是科学家也对佛教关于心灵和情绪运作的理解深感兴趣。与我们保存下来的知识仍息息相关,因為有助于减少我们的负面情绪,以及对我们造成的影响。我与科学家进行的讨论,是相辅相成的。……我希望看到学者、科学家和修行者聚集在这裡,围成一圈,共同讨论三藏经典的大藏经内容。」

「我们必须学习了知佛、法、僧三宝的内涵,止息痛苦是什麼,如何实现,次第是什麼意思等。当然,我们也需要理解无我。1970年代,我们的一些僧侣到曼谷学习泰语,并参与各方面的实修。他们现在已经老了,但我们可以再次派出年轻的僧侣,并欢迎泰国僧侣来到我们的寺院。藏人可以学习泰语,泰国人可以学习藏语。有些佛法教义仅存在于巴利文和梵语传统中,所以应该彼此学习与交换经验。我们之间需要更密切的关係,共同努力呈现21世纪的佛教。」尊者说,「佛教的精髓是慈悲(karuna)。由于世界需要更多的慈悲,所以我们应该好好探究佛教徒如何做才能有所贡献。这不是让他人转信佛教的问题,而是我们如何能够為人类的平安做出贡献,例如透过展现如何解决我们的负面情绪。如此真的可以让人类受益。」

新寺庙开光仪式在午餐前圆满结束,庙方提供了美味的泰国和印度食物作為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