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
28 New Articles

更多故事

Grid List

鹰群在抢食尸体。

西藏/ 西藏人

丧葬是人们对死者的归宿,对彼岸世界的认识及其生活的愿望,反映了人们对死者的态度。西藏人由于受佛教的影响,非常重视死后的超度等宗教仪式,除了念经,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上供下施,即供养三宝和向贫弱者的施舍,子女甚至為此不惜倾家荡產,而天葬就是一种施舍,而且被称為是最后的施舍。

歷史上西藏流行土葬,但从佛教传入西藏后,西藏的葬俗就发生了变化,其中最流行的所谓天葬(鸟葬)就是佛教思想影响下產生的葬俗,其涵义是将自己的尸体施舍给动物。

由于佛教影响,藏人认為身体不过是灵魂寄宿的躯壳,根据缘起性空的思想,也不过是由各种元素聚合而成,当灵魂由于躯壳不堪使用而离开后,躯壳就变的没有意义,而如果把这个已经不能用的躯壳施舍给动物,自然就是功德一桩,特别是西藏人非常重视临死前的动念,因此也就格外重视这个被称為最后施舍的传统。民间传说这种葬俗源自帕党巴桑杰,据说觉囊派创始人帕党巴桑杰去世前,告诉弟子们将他的尸体施舍给动物。因為动物吃了人的尸体后就不会伤害其他的生命,等于拯救了其他生命,功德无量。由此西藏的葬俗由原来的土葬习俗转為天葬。其他如火葬(被认為是一种供养)、水葬(向鱼类施舍尸体)、野葬(向鸟兽施舍尸体)均源于同样的上供下施的理念。

尸体的处理程序

尸体的处理过程大同小异,人死后,立即向喇嘛或仁波切报告,请他念颂适当的经文,超度亡灵,防止灵魂走入歧途。祈祷神佛,让死者转生极乐佛界或尽快转世投生到佛法盛行之地,西藏人不会祈祷自己的亲人转生到仙界,因為仙界还是在轮回之中,人类却由于有限的寿命和困难而被认為是最有可能达到成佛途径的,因此藏人认為如果不能投生到佛界就最好转世到佛法昌盛的地方。这个程序完毕后,才能动尸体。

在一些没有喇嘛的地方,亲人除了念颂六字真言等通俗经文而外,有些地方还会对著刚刚断气之逝者的耳朵反复告诫他专心向佛祈祷,不要留恋家人和世间物等,死者亲属也尽量克製不能号哭,因為这会使死者怀念家人、留恋世间而影响其专心祈祷和奔向中阴之路。

一般而言,僧人尸体收為禅坐姿势,而有些高僧临圆寂时自然成坐姿势入定。而俗人的尸体一般是卷曲起来,并把头弯与两膝之间,成婴儿投胎姿势,但也有一些地方将尸体捆绑成盘腿、双手合什状。

尸体一般根据高僧的卦示要在家中停放三天左右,但如果是年底,则必须在新年之前处理尸体。期间开始请僧人来念经,以超度死者灵魂,出葬时间一般要经过打卦择吉日。

出葬那天,在康区一些地方,由子女或亲人轮流背著尸体顺时针方向围绕寺院,寺院的僧人也会集体為死者念经超度,然后送到天葬场或用其他葬礼。在卫藏等地区则是直接从家中背走。

另外在康区的许多地方,处理尸体的都是寺院的僧人,一般认為僧人处理尸体不仅使死者家属感到极大的宽慰,而且由僧人处理尸体使僧人更能感受无常,那些处理过很多尸体的僧人受到人们的尊崇。但在卫藏地区却有专门的背尸人,他们是俗人,而且并不认為是高尚的职业。

处理尸体的方法最普遍的就是天葬(鸟葬),此外西藏各地还有其他的葬法,主要有塔葬、水葬、火葬、野葬、土葬等,现一一简介如下。

一:天葬(鸟葬)
就是把尸体喂给鸟类,把尸体放在天葬台后,点燃松柏香烟,松柏撒上糌粑,香烟升起,鹰群就会赶来并在上空盘旋或降落到附近静候完成一些宗教仪式,这时天葬师将尸体固定后在尸体背部划开,鹰群就会一拥而上,抢食尸体,等表面的肉吃的差不多了,天葬师上前将剩下的尸体肢解,砸骨成碎,掺拌糌粑,供鹰啄食,以吃光為吉利。因為民间习俗认為生前作恶多端,為非作歹的人死后,鹰不吃这种人的肉;由于很多时候会出现鹰再怎麼也不肯吃一些死者的尸体的现象,有时同时送来几具尸体,几十成百的鹰拼命抢食其中的一些尸体,但对旁边另外的尸体却不闻不问,这些都助长了这种民间的观点。
在西藏因麻疯病或其他烈性传染病去世的不能实施天葬,因為担心将病传染给鸟类,有失施捨的原意,此外在很多地方还不允许乱伦者等死后天葬,这两类人一般只能采取土葬。

二:塔葬
塔葬是一种高层次的葬礼,只用于高僧大德或大活佛。塔葬习俗来源于印度。相传,释迦牟尼圆寂后,他的遗体由弟子和信徒门火化,其舍利被揭托等八国的人们分别引去,建塔供奉。这就是塔葬之始。后来这个习俗被佛教弟子门沿用。后来逐渐的开始将真身存在塔内供奉,西藏实行灵塔,已见史书记载為公元八世纪,在桑耶寺旁的山角下,為印度僧人莲花生修建了第一座灵塔,距今有一千二百多年的歷史了。其后如格鲁巴创始人宗喀巴以及其弟子歷辈达赖喇嘛、班禅喇嘛和甘登赤巴、其他大活佛等地位显赫或事业有成的高僧大德一般都采用塔葬。由于西藏歷史上高僧辈出,因此在西藏的许多地方都有灵塔,只是在中共侵佔西藏后,大部分在民主改革期间被摧毁,其他的也是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摧毁。如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络绒扎巴圆寂后,就在甘登寺修建灵塔供奉,成為甘登寺吸引信徒的重要文物财宝。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无產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将甘登寺彻底砸毁成废墟。从五世至十三世达赖喇嘛(缺六世)的遗体也塔葬于拉萨布达拉宫内。

五世班禅到九世班禅的遗体也塔葬于扎西伦布寺内,后在「无產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被毁。公元1989年十世班禅喇嘛主持将人民私下保存下来的五至九世班禅之部分灵骨建一合葬灵塔于扎西伦布寺。灵塔本来只有一个法体,五人合葬灵塔在西藏歷史上是绝无仅有的第一次。已经成為中共侵佔西藏、毁灭西藏文化的歷史见证和这一特殊时期的歷史產物。

十世班禅圆寂后,在后藏日喀泽扎西伦布寺专门修建金、银质灵塔及塔殿,其他地区的高僧天德圆寂后,有些在本寺内建造灵塔供奉。

灵塔是将高僧法体不动一刀一口,顺口和肛门将内脏取出,再用各种名贵药品和香料进行处理后,安放在用金、银皮製成的塔内。塔上瓖以珍珠、玛瑙、珊瑚、松耳石、玉石、琥玻、宝石等各种珍宝,供奉在殿堂内,供信徒瞻仰和供奉。

布达拉宫内五至十三世(缺六世)达赖喇嘛的八座金质灵塔,其中五世和十三世的最高大豪华,高达十四点五八米。

灵塔的种类很多。有金、银、铜、木、泥灵塔。它是根据活佛的地位而定。金灵塔一般达赖喇嘛才有资格享受,其他活佛都是银质灵塔。除达赖和班禅的灵塔分别建在布达拉和扎西伦布寺外。其他活佛的灵塔分别存放在活佛所属寺院内供奉。灵塔的建立主要是為了让后世信徒瞻仰和供奉。

三:水葬
水葬的是将尸体投入江中喂鱼,投入的方式有的是在尸体上绑上重物直接投入水中;也有将尸体肢解后投入江河急流中的。在一些大江大河的河流域采用此种葬法。另外婴儿夭折后一般都是用水葬。

四:火葬
火葬也是较普遍的一种葬法,特别是僧人、高贵人死后,进行火化。在很多地方被认為是一种供养,烧毕将骨灰撒向高山之顶、大森林和江河之中。如果是高僧大德则将舍利子或骨灰装入塔中进行供奉。
火化时,请僧人念经,边念经,边用酥油引燃,亲人和好友也来烧油,以示祭悼和供养。

五:野葬
野葬主要流行于藏北高原和西藏吉隆以及蒙古的极少数地区。一般都是将尸体驮到离家稍远的山坡、山沟或草滩上,尸体裸留為鸟兽吞食。过10天半个月后去看,待肌肉被鹰吃尽后,将骨头就地埋葬。
另外也有人死后将尸体赤裸放在临终时的那个位置上,家人带帐篷搬走。隔一段时间看是否被鸟兽吃尽,然后将骨头埋好為完。

六:土葬
土葬是西藏最原始的习惯,佛教兴起后在西藏基本上不作為正常的葬丧方式,但在康区极少数边缘地区据说仍沿袭至今。在西藏的大部分地方,土葬仅仅是一种用于因患麻疯病等传染病而死的人的葬丧方式,自然是埋在地下不使其传染。另外在一些地方则规定乱伦者和犯罪处死、凶杀而死者不许火葬、天葬和水葬,必须实行土葬。

除了上述的葬丧习惯,在西藏还有崖葬、多次葬等。其中崖葬是在人死后将尸体葬在遮雨、通风、蔽日、乾燥的自然崖洞内,用石块封上口。这是一种古老的习俗,这今仍在西藏的少数地区流行。

而多次葬是在康区流行火葬地区采取的一种葬法。即如果夏天死人,火葬要污染环境得罪地方神,引来天乾,故只好土葬,秋收后再挖出来火葬。这就是多次葬。

上述葬法局限于少数地区,不带普遍性。

以上葬法在进行之前都要举行宗教仪式,但藏人幼儿夭亡,死后不举行什麼葬礼,靠近江河流域的直接投入江河之中。在没有大江大河的地方则把尸体放入陶罐中,盖好埋在野外或专门安葬幼儿的墓地,然后再请僧人念经超度。

葬礼的习俗与禁忌
人死后,在尸体边点上油灯,作為供养,也有的解释為是為死者灵魂在阴间作指路明灯,不使他误入歧途。

西藏人的葬礼中最看重的是举行各种的宗教仪式以及上供下施,认為这是唯一对死者有益的仪式,没有象西方或中国那样送花圈、奏哀乐的习惯,也不布置专门灵堂(宗教高僧遗体放入经堂或专门的佛殿内),不烧纸钱,亲人不戴孝,送葬不放鞭炮,不奏乐(宗教高僧出葬要奏乐)。 在西藏,人死后,家人在四十九天内不梳洗打扮,取下一切装饰,不能笑,不能高声说话,不穿新衣服,更不能唱歌跳舞,前来吊唁的人也要遵守这些规距。一家死了人,邻居、村寨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内不办喜事,不唱歌跳舞,如遇到经佔卜早已选定吉日,无法更改延期时,则向死者家携礼取得谅解同意,送上一些钱、粮、酒和其它物品。如果在节日前去世,同村的人除了小孩而外大人不过年,同时也会降低节日的喜乐气氛;有些地区村裡死了人,全村在三天之内不下地劳动,以示悼念等等。各种习俗因地而异,种类繁多,不胜枚举。

死者家裡每过七天要為死者念经行善,举行各种超度亡灵的法事,到寺院供灯添油,给乞丐施舍,给野狗等喂食物,给小孩送食糖(有些地方称為讨六字真言,即小孩知道分发糖果的原因,因此会一边吃糖一边念颂六字真言為死者祈祷),希望為死者增加善业,早日投胎转生人间,一直做到七七四十九天為至。在此期间,家人禁忌杀生,虽吃牛羊肉,但不亲手宰杀。

到了最后一个七日时,亲朋好友、邻居、村寨都来举行较大的祭祀。四十九天一过,一切恢复原状,认為死者的灵魂已投胎或进入另外一个世界,他(她)与活人已脱离了一切关系,也忌讳提起死者的名字。但為死者点灯和祭念活动不断。周年后还要举行宗教仪式等。

死者生前的衣物和装饰及其财物,一般要将其中一部分或全部送给寺院或僧人作為布施。有些地区将全村,甚至全部落的人和所有亲朋好友邀请到家中,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主人大办宴席,让其参加者尽情饮酒吃肉,热闹一天之两天。

藏人相信人死后还要根据自己的善恶因果报应投胎转世,其过程漫长而又充满艰险的,為此,死者要靠活人通过葬礼、点灯、念经、布施等,為死者增加善业,除去或减少恶业罪过,顺利通向光明,以求转世在具有成佛条件的环境内。

西藏的丧葬习俗

丧葬是人们对死者的归宿,对彼岸世界的认识及其生活的愿望,反映了人们对死者的态度。西藏人由于受佛教的影响,非常重视死后的超度等宗教仪式,除了念经,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上供下施,即供养三宝和向贫弱者的施舍,子女甚至為此不惜倾家荡產,而天葬就是一种施舍,而且被称為是最后的施舍。

歷史上西藏流行土葬,但从佛教传入西藏后,西藏的葬俗就发生了变化,其中最流行的所谓天葬(鸟葬)就是佛教思想影响下產生的葬俗,其涵义是将自己的尸体施舍给动物。

由于佛教影响,藏人认為身体不过是灵魂寄宿的躯壳,根据缘起性空的思想,也不过是由各种元素聚合而成,当灵魂由于躯壳不堪使用而离开后,躯壳就变的没有意义,而如果把这个已经不能用的躯壳施舍给动物,自然就是功德一桩,特别是西藏人非常重视临死前的动念,因此也就格外重视这个被称為最后施舍的传统。民间传说这种葬俗源自帕党巴桑杰,据说觉囊派创始人帕党巴桑杰去世前,告诉弟子们将他的尸体施舍给动物。因為动物吃了人的尸体后就不会伤害其他的生命,等于拯救了其他生命,功德无量。由此西藏的葬俗由原来的土葬习俗转為天葬。其他如火葬(被认為是一种供养)、水葬(向鱼类施舍尸体)、野葬(向鸟兽施舍尸体)均源于同样的上供下施的理念。

尸体的处理程序
尸体的处理过程大同小异,人死后,立即向喇嘛或仁波切报告,请他念颂适当的经文,超度亡灵,防止灵魂走入歧途。祈祷神佛,让死者转生极乐佛界或尽快转世投生到佛法盛行之地,西藏人不会祈祷自己的亲人转生到仙界,因為仙界还是在轮回之中,人类却由于有限的寿命和困难而被认為是最有可能达到成佛途径的,因此藏人认為如果不能投生到佛界就最好转世到佛法昌盛的地方。这个程序完毕后,才能动尸体。

在一些没有喇嘛的地方,亲人除了念颂六字真言等通俗经文而外,有些地方还会对著刚刚断气之逝者的耳朵反复告诫他专心向佛祈祷,不要留恋家人和世间物等,死者亲属也尽量克製不能号哭,因為这会使死者怀念家人、留恋世间而影响其专心祈祷和奔向中阴之路。

一般而言,僧人尸体收為禅坐姿势,而有些高僧临圆寂时自然成坐姿势入定。而俗人的尸体一般是卷曲起来,并把头弯与两膝之间,成婴儿投胎姿势,但也有一些地方将尸体捆绑成盘腿、双手合什状。

尸体一般根据高僧的卦示要在家中停放三天左右,但如果是年底,则必须在新年之前处理尸体。期间开始请僧人来念经,以超度死者灵魂,出葬时间一般要经过打卦择吉日。

出葬那天,在康区一些地方,由子女或亲人轮流背著尸体顺时针方向围绕寺院,寺院的僧人也会集体為死者念经超度,然后送到天葬场或用其他葬礼。在卫藏等地区则是直接从家中背走。

另外在康区的许多地方,处理尸体的都是寺院的僧人,一般认為僧人处理尸体不仅使死者家属感到极大的宽慰,而且由僧人处理尸体使僧人更能感受无常,那些处理过很多尸体的僧人受到人们的尊崇。但在卫藏地区却有专门的背尸人,他们是俗人,而且并不认為是高尚的职业。

处理尸体的方法最普遍的就是天葬(鸟葬),此外西藏各地还有其他的葬法,主要有塔葬、水葬、火葬、野葬、土葬等,现一一简介如下。

一:天葬(鸟葬)
就是把尸体喂给鸟类,把尸体放在天葬台后,点燃松柏香烟,松柏撒上糌粑,香烟升起,鹰群就会赶来并在上空盘旋或降落到附近静候完成一些宗教仪式,这时天葬师将尸体固定后在尸体背部划开,鹰群就会一拥而上,抢食尸体,等表面的肉吃的差不多了,天葬师上前将剩下的尸体肢解,砸骨成碎,掺拌糌粑,供鹰啄食,以吃光為吉利。因為民间习俗认為生前作恶多端,為非作歹的人死后,鹰不吃这种人的肉;由于很多时候会出现鹰再怎麼也不肯吃一些死者的尸体的现象,有时同时送来几具尸体,几十成百的鹰拼命抢食其中的一些尸体,但对旁边另外的尸体却不闻不问,这些都助长了这种民间的观点。

在西藏因麻疯病或其他烈性传染病去世的不能实施天葬,因為担心将病传染给鸟类,有失施捨的原意,此外在很多地方还不允许乱伦者等死后天葬,这两类人一般只能采取土葬。

二:塔葬
塔葬是一种高层次的葬礼,只用于高僧大德或大活佛。塔葬习俗来源于印度。相传,释迦牟尼圆寂后,他的遗体由弟子和信徒门火化,其舍利被揭托等八国的人们分别引去,建塔供奉。这就是塔葬之始。后来这个习俗被佛教弟子门沿用。后来逐渐的开始将真身存在塔内供奉,西藏实行灵塔,已见史书记载為公元八世纪,在桑耶寺旁的山角下,為印度僧人莲花生修建了第一座灵塔,距今有一千二百多年的歷史了。其后如格鲁巴创始人宗喀巴以及其弟子歷辈达赖喇嘛、班禅喇嘛和甘登赤巴、其他大活佛等地位显赫或事业有成的高僧大德一般都采用塔葬。由于西藏歷史上高僧辈出,因此在西藏的许多地方都有灵塔,只是在中共侵佔西藏后,大部分在民主改革期间被摧毁,其他的也是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摧毁。如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络绒扎巴圆寂后,就在甘登寺修建灵塔供奉,成為甘登寺吸引信徒的重要文物财宝。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无產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将甘登寺彻底砸毁成废墟。从五世至十三世达赖喇嘛(缺六世)的遗体也塔葬于拉萨布达拉宫内。

五世班禅到九世班禅的遗体也塔葬于扎西伦布寺内,后在「无產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被毁。公元1989年十世班禅喇嘛主持将人民私下保存下来的五至九世班禅之部分灵骨建一合葬灵塔于扎西伦布寺。灵塔本来只有一个法体,五人合葬灵塔在西藏歷史上是绝无仅有的第一次。已经成為中共侵佔西藏、毁灭西藏文化的歷史见证和这一特殊时期的歷史產物。

十世班禅圆寂后,在后藏日喀泽扎西伦布寺专门修建金、银质灵塔及塔殿,其他地区的高僧天德圆寂后,有些在本寺内建造灵塔供奉。

灵塔是将高僧法体不动一刀一口,顺口和肛门将内脏取出,再用各种名贵药品和香料进行处理后,安放在用金、银皮製成的塔内。塔上瓖以珍珠、玛瑙、珊瑚、松耳石、玉石、琥玻、宝石等各种珍宝,供奉在殿堂内,供信徒瞻仰和供奉。

布达拉宫内五至十三世(缺六世)达赖喇嘛的八座金质灵塔,其中五世和十三世的最高大豪华,高达十四点五八米。

灵塔的种类很多。有金、银、铜、木、泥灵塔。它是根据活佛的地位而定。金灵塔一般达赖喇嘛才有资格享受,其他活佛都是银质灵塔。除达赖和班禅的灵塔分别建在布达拉和扎西伦布寺外。其他活佛的灵塔分别存放在活佛所属寺院内供奉。灵塔的建立主要是為了让后世信徒瞻仰和供奉。

三:水葬
水葬的是将尸体投入江中喂鱼,投入的方式有的是在尸体上绑上重物直接投入水中;也有将尸体肢解后投入江河急流中的。在一些大江大河的河流域采用此种葬法。另外婴儿夭折后一般都是用水葬。

四:火葬
火葬也是较普遍的一种葬法,特别是僧人、高贵人死后,进行火化。在很多地方被认為是一种供养,烧毕将骨灰撒向高山之顶、大森林和江河之中。如果是高僧大德则将舍利子或骨灰装入塔中进行供奉。

火化时,请僧人念经,边念经,边用酥油引燃,亲人和好友也来烧油,以示祭悼和供养。

五:野葬
野葬主要流行于藏北高原和西藏吉隆以及蒙古的极少数地区。一般都是将尸体驮到离家稍远的山坡、山沟或草滩上,尸体裸留為鸟兽吞食。过10天半个月后去看,待肌肉被鹰吃尽后,将骨头就地埋葬。

另外也有人死后将尸体赤裸放在临终时的那个位置上,家人带帐篷搬走。隔一段时间看是否被鸟兽吃尽,然后将骨头埋好為完。

六:土葬
土葬是西藏最原始的习惯,佛教兴起后在西藏基本上不作為正常的葬丧方式,但在康区极少数边缘地区据说仍沿袭至今。在西藏的大部分地方,土葬仅仅是一种用于因患麻疯病等传染病而死的人的葬丧方式,自然是埋在地下不使其传染。另外在一些地方则规定乱伦者和犯罪处死、凶杀而死者不许火葬、天葬和水葬,必须实行土葬。

除了上述的葬丧习惯,在西藏还有崖葬、多次葬等。其中崖葬是在人死后将尸体葬在遮雨、通风、蔽日、乾燥的自然崖洞内,用石块封上口。这是一种古老的习俗,这今仍在西藏的少数地区流行。

而多次葬是在康区流行火葬地区采取的一种葬法。即如果夏天死人,火葬要污染环境得罪地方神,引来天乾,故只好土葬,秋收后再挖出来火葬。这就是多次葬。

上述葬法局限于少数地区,不带普遍性。

以上葬法在进行之前都要举行宗教仪式,但藏人幼儿夭亡,死后不举行什麼葬礼,靠近江河流域的直接投入江河之中。在没有大江大河的地方则把尸体放入陶罐中,盖好埋在野外或专门安葬幼儿的墓地,然后再请僧人念经超度。

葬礼的习俗与禁忌
人死后,在尸体边点上油灯,作為供养,也有的解释為是為死者灵魂在阴间作指路明灯,不使他误入歧途。

西藏人的葬礼中最看重的是举行各种的宗教仪式以及上供下施,认為这是唯一对死者有益的仪式,没有象西方或中国那样送花圈、奏哀乐的习惯,也不布置专门灵堂(宗教高僧遗体放入经堂或专门的佛殿内),不烧纸钱,亲人不戴孝,送葬不放鞭炮,不奏乐(宗教高僧出葬要奏乐)。 在西藏,人死后,家人在四十九天内不梳洗打扮,取下一切装饰,不能笑,不能高声说话,不穿新衣服,更不能唱歌跳舞,前来吊唁的人也要遵守这些规距。一家死了人,邻居、村寨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内不办喜事,不唱歌跳舞,如遇到经佔卜早已选定吉日,无法更改延期时,则向死者家携礼取得谅解同意,送上一些钱、粮、酒和其它物品。如果在节日前去世,同村的人除了小孩而外大人不过年,同时也会降低节日的喜乐气氛;有些地区村裡死了人,全村在三天之内不下地劳动,以示悼念等等。各种习俗因地而异,种类繁多,不胜枚举。

死者家裡每过七天要為死者念经行善,举行各种超度亡灵的法事,到寺院供灯添油,给乞丐施舍,给野狗等喂食物,给小孩送食糖(有些地方称為讨六字真言,即小孩知道分发糖果的原因,因此会一边吃糖一边念颂六字真言為死者祈祷),希望為死者增加善业,早日投胎转生人间,一直做到七七四十九天為至。在此期间,家人禁忌杀生,虽吃牛羊肉,但不亲手宰杀。

到了最后一个七日时,亲朋好友、邻居、村寨都来举行较大的祭祀。四十九天一过,一切恢复原状,认為死者的灵魂已投胎或进入另外一个世界,他(她)与活人已脱离了一切关系,也忌讳提起死者的名字。但為死者点灯和祭念活动不断。周年后还要举行宗教仪式等。

死者生前的衣物和装饰及其财物,一般要将其中一部分或全部送给寺院或僧人作為布施。有些地区将全村,甚至全部落的人和所有亲朋好友邀请到家中,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主人大办宴席,让其参加者尽情饮酒吃肉,热闹一天之两天。

藏人相信人死后还要根据自己的善恶因果报应投胎转世,其过程漫长而又充满艰险的,為此,死者要靠活人通过葬礼、点灯、念经、布施等,為死者增加善业,除去或减少恶业罪过,顺利通向光明,以求转世在具有成佛条件的环境内。

西藏的房居

西藏/ 西藏人

西藏民族居住在雪域高原,气候寒泠、乾燥、风沙大。為了保暖避风沙,住宅地一般选择在背风向阳处,门窗大都开向东南,楼房的西北面和底层不开窗,以避西北风。屋基一般选择在离耕地较近但不佔熟地,靠近水源,温暖向阳,不易遭水洪灾害之地。以独户分级形式毗连住宅群建造。

藏族食品花样丰富,各地方有许多饮食特点,尤其是贵族阶层,特别讲究餐具和饮食品种花样,就整个西藏的主食来讲,有糌粑、麦子、青稞、肉、酥油、酒、茶、奶品、蜜蜂糖、人生果和瓜菜等。

西藏地图

西藏历史

西藏简史

作者:S.P.古布达 / K.S.冉曼‧君达然俗

在很长一个时期,西藏对西方人而言是一个神祕而又陌生的国家,西方国家极少了解和谈到西藏,在早期介绍西藏的资料中充满荒诞与猜测。 公元九世纪中叶,阿拉伯民族的如 Suleiman、Ibn 、Khordahbeh、 Al Ya Kubai 等知道了西藏这个国家,因為当时他们曾到印度和中亚地方;作為西藏的邻国,印度和中国则很早就知道西藏。

西藏行政噶登颇章的标志

西藏历史

原来西藏的行政区划是比较复杂多样的,其中噶登颇章政权时期,原来属于西藏属地的不丹、哲雄(锡金)脱离西藏独立,其他属于阿裡三围的大部分地区被并入印度和尼泊尔。

西藏的山脈

西藏历史

西藏,位于亞洲中心的西藏高原,在遼闊的雪域大地上,分布著許多世界著名的山脈,如喜馬拉雅山脈、岡底斯山、念青唐古拉山、昆侖付西里山、巴顏喀拉山、積石山、當拉(祁連山)由西向東橫越西藏高原,橫斷山脈由北而南縱貫西藏康區,據統計,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外交与新闻部秘书长达布•索南诺布(左)和夏尔林•达珍1月18日在新德里主持“感恩印度活动”新闻发布会(藏人行政中央网站)

流亡西藏

『国际西藏邮报2018年1月19日达兰萨拉报导』西藏司政洛桑森格在印度新德里召开记者会宣佈藏人行政中央展开為期一年的「谢谢印度运动」。

尊者达赖喇嘛在5.50论坛上演讲。图片:TPI

流亡西藏

藏人行政中央自本月上旬以来先后举行四场会议,主要谈论西藏前景与远景及对华事务。达赖喇嘛驻台代表达瓦才仁在星期四离开达兰萨拉前就此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十九大后的未来五年对西藏极为关键和重要。

尊者达赖喇嘛

流亡西藏

一九八七年九月廿一日 达赖喇嘛在华盛顿对美国国会人权小组演讲稿

世界日益互相依赖,所以永久的和平,无论是民族、地区、或是全球的,都只有在我们考虑更广泛的利益而非狭隘的需求下才能达成。这时我们全体无分强弱应该用自己的方式去努力。我今天是以西藏人的领袖和一个献身于佛教的僧侣的身份来此讲话,更重要的是,我是以一个命中注定与你和其他所有兄弟姊妹分享这个地球的人的身份来此。当地球愈变愈小的时候,我们比以前更需要彼此。这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是一样的,包括我来自的那个大陆。

目前亚洲和其他地方都一样,情势很紧张。中东、东南亚和我的国家西藏都有公开的武装斗争。基本上,这些问题都出于地区性强权的明争暗斗。為解决地区性的争端,必须有一种照顾到所有大小国家和人民的方法。除非制订全面的解决方案,兼顾到所有最直接影响到的人,否则半吊子或是便宜行事的办法只会製造新的问题。

西藏人亟于对地区和世界和平做出贡献,我相信我们有独特的立场如此做。传统而言,西藏人是爱好和平而反对暴力的民族。自从佛教于约一千年以前传入西藏以来,藏人就不对所有形式的生命施行暴力。这种态度并且被延伸至我国的国际关係。西藏位于亚洲枢纽,战略地位无出其右,隔离中共、印度和俄罗斯这三个亚欧大陆的强权,歷来都在维持和平及稳定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这也是亚洲的大帝国过去全力防止其他国家佔有西藏的原因。西藏做為一个中立缓衝区的价值是与地区的稳定牢不可分的。

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于一九四九年侵略西藏时,製造了衝突的新根源。一九五九年,西藏人民开始抗暴,反对中共统治,我本人也逃到印度,中共和印度的紧张情势升高,到一九六二年爆发边境战争。大量的部队今天再度在沿著喜玛拉雅山两侧的边境集结,紧张再度升高。 真正的问题当然不在于印度和西藏之间的未定国界,而是在于中共的非法佔据西藏。这使中共可以直接进窥印度次大陆。中共当局试图混淆视听,宣称西藏一直都是中国的一部份。这是不对的。人民解放军于一九四九年进入西藏时,西藏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国家。 自西藏的帝王于一千多年前统一西藏之后,西藏就一直维持其独立,一直到这个世纪中叶。有的时候西藏将其影响力延伸到邻近的国家和人民,其他的时候也曾受到外来强权的影响,包括元朝的可汗、尼泊尔的廓尔喀人、清朝的皇帝和殖民印度的英国人等。

国家遭受外来势力影响干预本来不足為奇。所谓的卫星关係可能是这方面最明确的例子,大部份的强权都对较弱的盟邦或邻国实施影响力。但据最有权威的法律研究指出,西藏这个国家虽然偶尔受到外来的影响,但并未构成其独立的丧失。毫无疑问的,是当中共的军队进入西藏时,西藏从所有角度来说都是一个独立的国家。 中共的侵略几乎引起自由世界所有国家的谴责,这是一个明显违反国际法的例子。在中共继续强佔西藏时,世人应该牢记虽然西藏失去了自由,不过按照国际法,今天的西藏仍然是一个被非法佔领的独立国家。 我和全体西藏同胞都衷心希望能恢復西藏无法估价的角色,让整个的国家再度变成稳定、和平而和谐的地方。根据佛家的传统,西藏将对增进世界和平,人类福祉和我们所居住的这个自然环境的人,提供服务和友谊。

虽然在过去数十年中对我的同胞发生过大浩劫,我还是在努力设法透过与中共的直接和坦诚谈判,希望能找出一个解决的方法。在一九八二年,继中共领导班子换人以及我们与北京政府建立起直接接触之后,我派遣代表前往北京,展开有关我们国家和人民前途的对话。 我们以诚挚而积极的态度参加对话,并且愿意考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需要。我们希望这种态度能得到正面的反应,最后能找出一个能让双方的理想和利益都能得到满足和保障的解决方法。不幸的,是中共一再以防备的心态来回应,彷彿我们指西藏的困难是别有用心似地。 我们更沮丧地发现中共政府错过了一个真正对话的机会。他们不但不讨论六百万藏人所面对的真正问题,还试图把西藏问题变成我个人地位的问题。

在这种时空背景之下,再加上你们以及我此行沿途所遇到的人所给我无数的支持和鼓励,我今天希望能澄清一些主要的问题,并以开诚及和解的精神提出最后解决方案的第一步做法。我希望这将有助于我们与包括中国人民在内所有邻邦未来的友谊与合作。

这和平方案包涵五点:

一、将整个西藏转型成為和平地区。
二、中共放弃威胁到西藏族群生存的汉化政策。
三、尊重西藏人民的基本人权和民主自由。
四、恢復并保护西藏的自然环境,禁止中共利用西藏做為生產核子武器并弃置核子废料的场所。
五、立即开始就西藏未来地位以及西藏与中国人民的关係进行谈判。

让我进一步说明这五点 一、我建议将整个西藏,包括东部的康和安多地区在内,转型成為「阿含沙区(Ahimsa)」,这在印度语的意思就是一种和平而没有暴力的境界。 这个和平区的建立符合西藏的歷史性角色,就是一个和平而中立的佛教国家,在这块大陆上的强权之间做為缓衝区。这也将符合尼泊尔宣布成為和平区的提议,并且符合中共的宣布支持此项宣布。 在西藏建立和平区将需要中共将军队和军事设施从国内迁走,这也将使印度得以将其驻在邻近西藏的喜马拉雅地区的军队撤走。这将可以透过一项国际协定达成,这项国际协定可以满足中共合法的安全需求,并在中共、印度和西藏以及地区内其他人民间建立互信。这样做符合每一个人的最佳利益,尤其是中共和印度,因為这将强化他们的国防,同时减轻在喜马拉雅山区密集驻军的经济负担。 从歷史上看,中共和印度之间的关係从来就没有发生过问题。只有在中共军队进入西藏,首度製造一个共同国界以后,双方关係才开始紧张,并于最后导致一九六二年的战争。嗣后无数危险的事件不断发生。世界上两个人口最眾多的国家如果要恢復良好的关係,就要像他们在歷史上一样的,由一个大型而友好的缓衝区分开。 要改善藏人和汉人之间的关係,第一个要求就是营造互信。在过去数十年的大屠杀中,一百多万藏人丧失了生命,这约是西藏人口的六分之一,另外至少还有约一百多万人因為宗教信仰和爱好自由而被关在牢狱之中。只有中共军队的完全撤退才能开始真正的和解过程。大量的佔领部队在西藏,每天提醒西藏人他们所身受的迫害和苦难。撤军是一个重要的讯号,显示在未来或可与汉人在友谊和信任的基础上建立起有意义的关係。

一、北京政府进行将汉人迁移入藏,以使藏人在西藏成為不重要而且权利被剥夺的少数民族,并进而迫使西藏问题的「最终解决」,这种做法必须停止。 违反一九四九年日内瓦第四公约而将大量汉人迁入西藏,威胁到西藏人这种特殊民族的生存。在我国的东部,汉人的数目现在远远超过藏人,譬如说按照中共的统计,在我故乡的省份有两百五十万汉人,可是只有七十五万藏人。即使在所谓的西藏自治区,也就是西藏中部和西部的地方,中共的官方资料显示汉人的人数还是超过藏人。 中国的人口转移政策并不是新的。北京以前也曾对其他地区有系统地实施过这个政策。在本世纪稍早时,满洲人是一个特殊的人种,有他们自己的文化和传统,但现在只剩下两、三百万满洲人住在满洲,可是却有七千五百万汉人移民满洲。在东土耳其斯坦,也就是汉人叫做新疆的地方,汉人人口从一九四九年的廿万增加到现在的七百万,超过总人口一千三百万的一半。以中共殖民内蒙古而言,汉人现有八百五十万,蒙古人只有两百五十万。 今天的西藏,中共已经派出七百五十万汉人移民西藏,比西藏的六百万人口还多。在西藏的中部和西部,也就是中共所谓的西藏自治区,中共也承认一百九十万藏人已经成為区内的少数人口。这些计算还不算据估计有约卅万到五十万的中共军队驻在西藏,其中有廿五万驻在所谓的西藏自治区内。 西藏人这个人种若要求生存,一定要使人口转移停止,并使移民入藏的汉人回到中国。否则藏人不久将变成观光客注意的焦点和一个高贵过去的遗跡。

二、西藏的基本人权和民主自由必须被尊重。西藏人必须能再度在文化、智慧、经济、精神等方面自由发展,并且能享受基本的民主自由。 西藏的人权问题是全世界最严重的。中共在种族隔离政策下歧视藏人,藏人充其量不过是在自己的领土上的二等国民,被剥夺了所有基本民主的权利和各种自由,他们生存于一个外来政权之下,而在这个政权之中,所有的权力都是被汉人官员、中国共產党和中国军队所把持。 虽然中共让人盖一些喇嘛寺庙,并准许藏人事奉佛教,但仍然禁止对佛教的研究和传授。只有很少数的人在中共的批准之后,才能加入寺庙。 流亡的藏人根据我于一九六三年颁佈的一部宪法实施他们的民权,但无数我们在西藏的同胞却因為他们的宗教或政治信仰辗转于监狱或劳工营中。

三、我们必须尽严肃的努力以恢復西藏的自然环境。西藏不应被用為生產核子武器和弃置核子废料的地方。 西藏人尊重一切生命的形式。这种先天的感觉又因佛教的信仰禁止伤害人畜而加强。在中共侵略之前,西藏是一块在独特的自然环境中未被破坏的野生动植物保护区。不幸的,是在过去数十年中西藏的野生动物和植物几乎被汉人摧残殆尽。西藏精緻的环境所造成的效应已经被毁灭。所剩下今天在西藏这一点点应该受到保护,而且必须努力恢復西藏平衡的环境。 中共利用西藏製造核子武器,而且可能已经开始把核子废料弃置在西藏。中共不止计画在西藏处理其自己的,并且准备埋藏其他国家的核子废料,这些国家已经开始付费,让北京处理他们的核子废料。 这样做所带来的危险很明显。不止是现在活著的世代,而且我们未来的子子孙孙也被中共不管西藏独特而微妙的环境而受到威胁。

四、有关西藏未来地位及西藏与中国人民的关係的谈判应该立即开始。 我们希望以合理而务实的方式和坦诚及和解的精神找出一个符合西藏人、中国人及所有其他相关的人的解决方案之观点来接触这个问题。藏人和汉人都是独特的民族,各有其国家、歷史、文化、语文和生活方式。人与人间的歧见必须找出来,并予以尊重。这些歧见不需要构成真正合作的障碍。我诚挚地相信如果相关各造能齐集一堂,以开放的胸襟和真切的愿望考虑他们的未来,找出一个满意而公正的解决方案,我们可以达成突破。我们必须都让我们自己明智、讲理,而且要有坦诚和谅解的心胸。 让我以一个个人的话做為结束。我要谢谢你们的同事和同胞对被迫害者的苦难所表达的关怀和支持。你们对我们西藏人所表达的同情事实上已经对于生活在西藏的人起了正面的作用。我要求你们在这个我国歷史上的关键时刻要继续的支持我们。谢谢!

2008抗议事件时武警和坦克围绕着拉萨. 照片:TPI

西藏人权

2003 西藏人权报告 (摘要)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2004年2月4日发表《2003年西藏人权报告》104页的报告摘要。

丹增德勒仁波切。照片:自由西藏学生运动

西藏人权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2003年2月10日发表《2002年西藏人权报告》168页的报告摘要.

中共军事的坦克在西藏:照片-TCHRD

西藏人权

概述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于2001年1月6日发布了长达114页的《2000年西藏人权报告》,报告揭示了中共政府在过去的一年里在西藏践踏基本人权,侵犯藏人基本权益的情况。

Advertisement

评论列表

  • 《佛法科學總集》中譯本于近日出版發行

    您的意见 29.12.2017 07:56
    印度斋浦尔 — 12月10日,流亡印度的西藏独立运动组织 —— “藏青会”(Tibetan Youth Congress)—— 于新德里举行示威活动,抗议中国外长王毅到访印度参加俄印中三国外长会议。据藏人媒体《国际西藏邮报》(T ...
     
  • 尊者:流亡藏人是西藏境内藏人的希望来源

    星期五 29.12.2017 07:26
    提問法王關於在家女居士當接班上師的問題: 我是「廣論」學員,以前上師(日常師父)在時..覺得很清淨,但後來有位女眾(在家居士-金夢蓉)來接這個團體,我們學員本身都不清楚此(在家居士)的來歷及修行狀況,而團體又要我們依止那位女眾(在家居士)為根本上師。所以請問法王,我們是否應該依止她呢?一位女眾的(在家居士),是否可做為團體的根本上師? ...
请联系我们
立刻釋放 札西文色
www.thetibetpost.com/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