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周二, 9月
11 New Articles

西藏人

西藏/ 西藏人
Typography

西藏的姓氏及其来源

西藏人的姓氏名字据达仓宗巴班觉松保的〔中藏史集〕,有些译為〔印藏史集〕盖因藏文中「嘉」即指中国也指印度,区分时称中国為「黑嘉」印度為「白嘉」和巴沃祖拉程瓦的〔智者喜宴〕、智扎喜嘉措的〔姓氏白莲苑〕(以上书籍均為藏文版)等有关书籍的记载,西藏民族由猿猴和岩女繁衍不绝,逐渐形成嘎、珠、扎、冬四大姓氏,在其他一些史籍的记载中将色、慕、冬、党列為原始的四大姓氏,然而一般认為色、慕、冬、当都包括在嘎、珠、扎、冬四大姓氏之中。

藏文文献中对上述姓氏的拼写方式不同,一般认為这是由于刚开始用文字记载时,由于没有形成统一的规范,因此形成同音但拼写方式不同的现象。
一些文献还记载西藏的六大姓氏,即除了四大姓氏,还加上韦、达两个姓氏,根据根据〔中藏史集〕等的记载,韦、达两个姓氏的人分布在中国于西藏边界。据近人考证,韦、达两姓氏的后代多已经被西藏东部和东北部的汉族和其他民族所同化而不复存在。因此就目前仍保持民族特性的西藏民族而言,主要是由嘎、珠、扎、冬四大姓氏所组成。

这四大姓氏不断地產生分化,形成无数的姓氏,如党(或译冬)姓,就是中国史书中记载的党项,根据〔中藏史集〕等的记载,开始分化為党噶、党纳、党查、党姆等,再分化為六大且氏和六大曾氏、十八大额氏、十八大查氏、十八大「须」等等,其中十八大「须」包括玉须(今中文「玉树」的辞源,位于长江源头,)、拉须(今称拉秀,在『青海省』南部澜沧江上游),其名称和地域至今没有变化。

党氏遍布西藏康区、安多地方,由于藏中之间的战争,西藏赞普从西藏各地迁移很多部落到康区和安多守戍边界,因此在康区和安多的藏人中包含著各种姓氏的人,据〔五行常用宝瓶〕(藏文)记载:『在下部多康地区,党氏五行為土,寄魂于鹿;珠氏五行為水,寄魂于旄牛;扎氏五行為铁,寄魂于野驴;果氏五行為火,寄魂于山羊;嘎氏五行為木,寄魂于绵羊;如若不知详细之姓氏,可均归于党氏』。所谓的寄魂是西藏原始宗教本教的一种观念。表明当事西藏多康地区虽然有各姓氏的人,但主体仍是党氏。

党氏中的一部分部族在抗拒西藏统一过程失败后东迁到中国境内,其后裔在中藏边界地区建立了木雅国,也就是中国史书中的西夏国,由于国中百姓大多為中国人,受其影响,在蒙古军灭其国后也就被同化為汉族而不复作為独立民族而存在。

从上述的西藏六大氏族中,党氏中的相当多人口和韦、达两姓氏几乎全部都被主要是中国或中国其他民族所同化表明,在中国北方和西南应该存在大量被同化的西藏人后裔。

其他姓氏的分部地区也是各有分别。 扎氏被认為主要分布在象雄、琼波、麻巴、布让、热卡、尼列等地,其中麻巴指的是现今划并印度的拉达克,象雄、琼波、布让等在西藏境内作為地名至今仍在使用。

哲氏分布西藏各地,如多康著名的十八戎(嘉莫戎、查瓦戎、阿然戎、格戎等等)即属于哲氏。噶当派教主仲敦巴之仲姓也属于哲氏。

噶氏本来分布在西藏上部,但在赞布时代有许多的部落派去守戍边疆,据西藏当代著名学者木盖桑丹考证,阿坝和南坪等地有许多噶氏后裔,位于长江上游的噶瓦也被认為是噶氏后裔。如西藏著名的史诗〔格萨尔王传〕中的王妃僧姜珠莫,全称是噶嘉洛僧姜珠莫,即表明其属于噶氏所属的嘉洛家族。再如目前划并中国四川的木裡县,也是属于”木查噶”的后裔,因此其地被称為”木林”,意即”木氏之地”,后转音成木裡。

从现有的文献史料表明在佛教未大倡于西藏之前,西藏人普遍地使用姓氏,但是随著佛教的传入,眾生平等的观念是西藏人不重视血统,不重视血统,一些在原来可能象徵高贵的姓氏就失去了意义,再加上西藏佛教强调对自己上师的绝对忠从,因此很多佛教徒為自己起名时舍弃姓氏而采用上师的佛号,西藏婴儿出生后,一般也都是请活佛赐名,因此在婴儿的名字中一般前两个字是赐名活佛喇嘛之姓名的一部分。

由此从一个人的名字中你再也听不出他属于什麼姓氏,只能大概的了解其為某上师的学生或是信徒。天长日久,逐渐的在安多和卫藏的部分地方的藏人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姓氏而只知道自己的房名,所谓的房名,并不是姓氏,因為某个家族死绝,其房產等由另一个毫无相干的人继承,则这个人还会继续使用原来的房名,但前后使用同一个房名者之间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房名的產生的原因应该是出于需要,名字前加房名,一是作為这个家庭的代号,二是用房名来区分同名字的人,第三个可能是由于纳税支应差役都是以家庭(房子)為单位。

有关房名和姓氏之间的关系以中共侵入西藏时任西藏噶厦之噶伦(大臣)的彭措旺嘉為例,人们称他為绕卡厦彭措旺嘉或朵卡彭措旺嘉,其实绕卡厦和朵卡都不是他的姓氏,绕卡厦是他的房名,因其房子位于拉萨河堤而得名,「绕卡」是河堤之意,「厦」為房子,即「位于河堤的房子」,而朵卡是其庄园的房名,他的真正姓氏是噶色,却并不為人所知。从这也反映了西藏人不重视血统而造成的姓氏的流逝。但在大部分康区和果洛地区的藏人却仍然保留了古代使用姓氏的习惯。在卫藏的牧区也使用姓氏而不是房名。这可能也和没有房子有关。

西藏人的名字 藏人的名一般都是四个字。例如扎西敦珠,扎喜才仁等等。除了在名字前加上房名或职务名,著名人物名字前可以冠他的籍贯的地名。如噶举派创始人达波拉杰,因在达波建寺而得名。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本名洛松扎巴,「宗喀」是其家乡的称呼,即中国人所谓的湟水流域。「巴」字意為人,意思就是宗喀人。现在许多汉文献中只写了宗喀巴,没有写洛松扎巴。 一人出家為僧或尼姑时,一般取法名,取消原有俗名。 藏人的名字有著深刻的内涵,寄托著人们的思想感情。每个名字意味深长,丰富多彩。

具有强烈宗教色彩的有: 络绒登巴–智慧佛陀 扎西多吉–吉祥金刚 次仁曲批–长寿兴法 (次仁也有写成才仁、才让者,但在藏文中是同一个辞) 泽仁拉姆–长寿神女 扎西曲措–吉祥法海 次仁誌玛–长寿度母 巴登拉姆–吉祥天女

带有吉祥祝愿的有: 扎西次仁–吉祥长寿 次仁邓珠–长寿功就或长寿事业成功。 扎西德勒–吉祥如意 斯郎泽仁–富贵长寿 益西拉姆–智慧仙女 斯郎拥忠–富禄匯聚

以自然界的物体作名字的有: 扎西达哇–吉祥月亮 次仁尼玛–长寿太阳 多吉本玛–金刚莲花 德协麦朵–幸福花朵 斯郎降措–厚禄海洋

还有以出生日子或星期取名的,因為西藏歷算中以尼玛(太阳)、达瓦(月亮)、米玛(火星)、拉巴(水星)、普布(木星)、巴桑(金星)、边巴(土星)七个星名排列,与西方的七天一周相同。因此星期天(日曜)出生的叫尼玛某某,星期一出生的叫达瓦某某等。 藏人名字一般都是男女有别,前两字男女共用,男女区分是后两个字。

后两个字為络绒、扎西、多吉、呷玛、邓珠、曲批、降央、降措、登巴、彭措等為男性名字:后两个字為誌玛、拉姆、拉忠、拉措、拥忠、曲措、拥青、曲珍、麦朵等则為女性名字。

藏人人名的简称 為了称呼方便,男女名字均可简称,一般简称法有三种:

1. 是用第一、三个字简称:如男名次仁扎西称次扎,单真曲批称单曲,彭措扎西称彭扎,益西多吉称益多,女名简称如:扎西拉姆称扎拉,降洋拉措称降拉,誌玛曲忠称誌曲。格绒拉措称格拉,巴登拉姆称巴拉等.

2. 是第一、四简称:如扎西罗布称扎布,次仁罗布称次布等。

3. 是两字作简称的极為普遍。男女可用前两个字,也可用后两个字。例罗绒达瓦,可简称罗绒,也可称达瓦:女名一般都用后两字作简称。因為四个字前面二字男女共用,后两字才是区分姓别的,如扎西拉姆,简称為拉姆。如果简称為扎西,你就无法通过名字确定是男还是女的。

有些地区由于地方性语音的差异,本来四个字的说快了成三个字。如:次仁贡木,说成次仁木,把第三”贡”省略了,泽旺仁真称冲仁真。在安多藏区也有三个字名字的。如次仁太,桑吉加、呷桑加、泽巴足、加木杰,加洋杰、誌玛措等,这也许是本為四个字,但在称呼时省略了一字。

藏人名字变化很多,可以说是千变万化、丰富多彩,这裡只介绍的是一般情况。

对人的称呼 藏人对亲属之间、小辈对长辈、长辈对小辈等的称呼既准确,简明,又亲切、文明。

藏人的称谓与中国人和其他民族有些不同。首先对父系系统与母系系统没有严格的区分,均為统一称呼,即没有内外亲疏之分,不分内侄,外侄、统称、侄儿、侄女,不分内祖父、祖母、外祖父、统称祖父和祖母,也没有外公外婆之分,统称爷爷奶奶,对爱人的父母也统称公公婆婆。 小辈对长辈,无论认识与否,均可统称阿爸阿妈;同辈统称哥哥弟弟和姐姐妹妹,长辈对小辈可统称儿子和女儿。

同行之间一般都以老师相称。 上述阿爸、阿妈、哥哥、姐姐、儿子、女儿等称呼与自己亲生的相互区别是,在称呼后面加上对方的名字,如扎西阿爸、拉姆妹妹、络绒哥哥、而在次仁、女儿誌卓玛等。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