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周二, 9月
11 New Articles

拉桑次仁:一九八0年,我在西藏见证了大批中国移民

采访/回顾
Typography

『国际西藏邮报2017年6月19日达兰萨拉报导』 拉桑次仁(Lhasang Tsering),西藏独立运动人士和诗人;接受《国际西藏邮报》独家专访时指出,「1979年,达赖喇嘛尊者派遣西藏参访团进藏访视。

而我在隔年1980年悄悄潜返西藏,研究那裡的情况,我见证了大批中国移民在西藏的证据,意识到这是最终的解决办法。」

《国际西藏邮报》:关于您在尼泊尔与游击队合作的经验? 拉桑次仁:我完全尊重这些人,他们為了国家而放弃自己的生命、他们的家人。可悲的是,由于美国中央情报局撤回支持,所有行动停止,他们的希望与梦想破灭了。

《国际西藏邮报》:之后,回过西藏吗? 拉桑次仁:达赖喇嘛在1979年派遣了西藏事实访察团;而隔年1980年我悄悄潜返西藏,研究那裡的情况,同时与一些爱国人士接触。由于我在西藏执行重要的活动,不得不知道这片土地。当我的家人来到印度的朝圣时,我还只是一个孩子,然后他们就留在印度落户。所以,对于中国的策略和政治从未有过第一手的了解。我没有任何可以协调和帮助的联繫关係存在。但是,我见证中国移民在西藏的证据,也明白这是最终的解决办法。对我而言,获得经验并不重要,但我不得不将这个重要信息传达给尊者。我冒险从西藏出来,告诉尊者,但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国际西藏邮报》:您的诗作对于离开西藏、以及家人的流亡者有所帮助吗? 拉桑次仁:对于老一辈,他们无法读懂英文,所以我并不清楚他们怎麼想的。但是,许多在流亡地成长的年轻藏人,懂英文可以读完我的诗作,我感觉就是诗抚慰了许多人的心灵。但是,很多时候,对于读过我的诗作的年轻藏人来说,这是很痛苦的,他们希望向我表示尊重,但是必须小心翼翼。这个很难。

《国际西藏邮报》:谈谈您在游击队的日子? 拉桑次仁:我没有看到成果。即使在游击队的最后一年,他们也试图保持低调,然后在尼克森总统访问上海之后,美国中情局停止支援。此后,中国信心大增地向尼泊尔国王施压。然后说白些,达赖喇嘛尊者的直接命令就是封闭了。所以,我没有看到积极的成效,但是我可以说,从19岁、还是个学校的孩子便和那些游击队一起生活了一年,到了22岁成為一个前游击队员。(全文待续)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