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行政中央驻欧洲华人事務联络官洛桑尼玛,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南蒙古大呼拉尔(议会)主席、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席海明,水利专家王维洛教授,德国之声专栏评论员长平,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在座谈会上 照片/独立中文笔会提供

政治焦点
Typography

4月27至28日,藏人行政中央驻欧洲华人事務联络官洛桑尼玛与德国各界朋友相聚座谈,参加活动的有: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南蒙古大呼拉尔(议会)主席、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席海明,水利专家王维洛教授,德国之声专栏评论员长平,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等。

洛桑尼玛谈到:中共19大和中共两会后,时势发生了很大变化,中美贸易冲突,「印太战略」涵盖的南海「战略弧」,中澳爆发外交战,台海战云密布等等,走访德国与各位朋友叙谈,也想听听大家对汉藏问题,及汉藏民间交流发展有什么新的想法和建议?

话题打开,大家各抒己见,廖天琪主持了座谈会,简要记录如下:

「社会信用卡」吞噬个体自由和隐秘

廖天琪会长谈道:近年来中国经济发展很快,中国政府表面上似乎在经济收入上、食品安全上、环保问题上等给了人民许诺,也有了实质性的提高,但是这个政府对人民的控制却在加剧,中国首先推出大数据库,诸如建立每个人的「社会信用卡」,通过对民众个体的「衣食住行思」,来建立社会稳定的管控机制,这是非常骇人和恐怖的,国人的自由、独立和隐秘领域完全被侵占和吞噬了,大数据库成为中国专制统治的又一新武器。对于中国文人、学者、作家来说,无疑是加密紧箍咒,思想、出行、交友、聚会、演讲等等,在这样的大数据库里,一一被记录,及统计分析出轨迹,这在民主国家不知会遭遇社会各界怎样的反弹和抗议了,而在中国却是无声无息地推行和实施,政府对社会个体的严控系统得到了全方位的加固,令人忧虑。

洛桑尼玛谈道一个情况,据媒体报导,中国政府为了严控各民族,建立了藏族、维吾尔族每一个个体的「DNA遗传基因」档案,岂不是把我们这些民族变为猪牛羊牲畜来操控吗? 这是对各民族人民人格的侮辱,如果中共当局继续采取这样错误的民族政策,那么将时民族隔阂更加严重,希望未来汉藏民族间的情况,不会继续复杂下去,如果汉藏双方的有志之士,不及时客观地面对西藏的政治事务,那么我们将可能会散失任何和平解决汉藏之间问题的机会,中共当局错误地认为只要拖延时间就可以完全掌控局势,西藏的问题是整个藏人族裔生存和文化传承的问题,是上千万人乃至上亿人关注的问题,因此中共当局傲慢的无视这一广泛的诉求的话,后果只会是很严重的。因为从1950年到现在西藏人民的抗争始终就没有停息过,而且规模越来越大,2008年已经波及所有的藏区,中共当局应该认识到它们这么多年的治藏政策,已经完全失败,现在仅仅是在考武力来压制而已,中共当局应该吸取教训,承认错误了,而不是继续野蛮而缺乏理智地一错再错下去,长此以往只会增加广大藏人民众的反感!

席海明主席谈道:对我们蒙古族人来说,要背负双重的压力,除了汉人所遭遇到这些严控,蒙古族还要面临汉人的政策性掠夺,蒙古人世代以草原为家,「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牧民生活被破坏,开发和掠夺矿产,造成了环境污染,草原流失,河流干枯,天高云淡, 望断南飞雁的岁月一去不复返了。我们南蒙古人需要获得自己的生活,自主的活法,你说「分家过日子」可以,你说「做好邻居」也可以,就是不愿意这样不明不白地过奴才日子,每个蒙古人心里都有期许:做一个真正的蒙古人,继承祖先的文化遗产,过上真正的蒙古风俗的日子。

王维洛教授提出了一个新话题:「习近平离诺贝尔和平奖一步之遥」,换句话说,这个奖项对习近平来说,是垂手可得,就是看他愿意不愿意,敢于不敢于?众人听到这个说法,真是不明就里,于是倾听他细说原委。

王维洛说道:30多年前,我出国时,政府交代有两个「T」是不能碰的,一「T」是「Tibet(西藏问题)」;二「T」是「台湾问题」。后来又加一个「T」,「天安门事件」。据我分析和预测,如果习近平能够认真和平地解决一个「T」问题,他就有50%成功概率,如果他能和平解决三个「T」问题,他获奖的概率就提升至95%。中国要步入和平稳定与宪政民主社会,这三个「T」,是不能逾越的障碍,迟解决不如早解决,总是要解决的问题为何不可赶早呢?

长平说,提到少数族裔,让人也联想关心到台湾的前途。目前习政府对台湾问题似乎订出了解决的时间表,但是他认为台湾民选总统蔡英文不谈「九二共识」,并且还有一些举措说台湾从民族及文化上都是自成一体,和大陆华夏传统历史无关,引起大陆的抗议批评,甚至威胁她的「台独」意图,台湾本地人也十分害怕,造成蓝绿阵营的更大分歧。其实蔡英文的言行对时局没有什么影响,真正的决定权和行动权操纵在大陆习政权手中,如果他们觉得时机到了,要用什么手段,不论文攻武卫都会使出来,但是他们要考虑美国、日本的态度,不致轻易有所动作。台湾人不要自己如惊弓之鸟,自己为自己设限(设陷)。

长平同时又从另一个角度提出和解答问题,习近平刚上台时,社会各界对他的期望值颇高,认为他是中共改革派习仲勋的儿子,一定会像他爹一样成为人民的好官。其实这中间有严重毛病,一是,毛泽东、邓小平、习仲勋、江泽民、习近平都是一脉相承,都是为了继承和守护中共统治权,本质上是完全一样的,只要完成和实现中共一党统治,民主宪政还会出现吗?二是,中国人常犯遗忘症,对每一位中共领导,总是「从期望到失望」过程,1949年说「毛泽东是大救星」,结果在他统治下,人民非正常死亡高达3千万,连扫帚星都不如。上世纪八十年代说邓小平是「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结果呢,八九六四他下令开枪杀戮学生和百姓,成了人民的刽子手。后来的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人民对他们的期许,最终都无法脱离「从希望到失望」的轨迹。谈这些就是希望朋友们放弃幻想,不要把希望和信任交给他人,要想改变社会人民自己应该站起来! 藏人行政中央驻欧洲华人事務联络官洛桑尼玛,蒙古大呼拉尔(议会)主席、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席海明,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在座谈会上 照片/独立中文笔会提供

理解和尊重「民族独立」议题

潘永忠谈了民运界对「统独问题」的误解和误读,听不得人家谈「独立」问题,这是民运自身的问题。一是,从事民运工作几十年,却不懂得尊重他人的自由独立民主表达权利,各民族表达「独立」的愿望和目标,理应得到尊重。二是,我们生活在海外,耳濡目染也应该学会和适应了,西班牙、法国、加拿大、英国等都有独立运动,我们应该学会民主社会的规则和模式,应该尊重每个民族与团队的主张和追求,他们当然有这个权利。我们是中共共同的反对派,在任何时候都需要各民族的互相支持和援手,这是我们理性、现实和客观的选择。

继续推动汉藏民间交流活动

十年前,达赖喇嘛尊者倡导了汉藏民间交流活动,我们理解和支持这样的交流项目。就如尊者所说「处理民族矛盾和冲突,不要执着于『你』或『我』,而是凸显『我们』。我们不是敌人,而是共同在处理和解决问题时的彼此。」汉藏两族均有悠久的历史文化,又经历了千百年的两族友谊历程。解决汉藏矛盾冲突,政治上一时解决不了,可以立足于民间交往和交流,接触对话,了解真相,承担起寻求化解的责任,化解两族人民间的仇恨和矛盾。

与会者支持尊者的「中间道路」,都希望汉藏民间交流活动要继续,要拓展,让更广泛的汉藏人民参与进来,用历史文化来认识真相,用真诚交流来舒缓矛盾,争取汉藏民间的世代谅解和友好。

这里只是概要的记述,若想了解更多,请读者们观看视频报导《德国各界朋友论中国时局》。

独立中文笔会秘书处供稿

2018年4月29日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最新帖子